当前位置:田水门户网站>文化>天地的寓言与心跳
天地的寓言与心跳

大雪过后,天地变成了白色。一个人独自坐在天地之间,无忧无虑。

读完黄老师姚宏的《天地有节日》,我的大脑自动拼接了这样一幅画。它的韵律和意义有点像柳宗元的《江雪》和陶渊明的《饮酒》。张岱的《湖心亭看雪》似乎有点味道。

为什么大脑会做这种拼接?夏天的晚上,我走在路上,热很难消散,我汗流浃背。

也许,大雪覆盖了所有的东西,这是一个比喻:独自坐在天地之间的人正在用他的心穿越现代文明的庇护所,连接天地,感受万物。

姚红用他的“文化视角”来涵盖一切事物,寻找事物在原始状态下的真正意义。他用自己“细致的素描”作为时间的肖像,探索了时间深处中国文化中最神秘和最具中国特色的部分——二十四节气中的天地之美。

我一直觉得二十四节气是祖先们讲述的天地寓言。寓言就像启示录。经过多年的实践,它们已经深入到人们的生活中,并像血管一样传承至今。所以,姚红老师写道:

“四点和四面,纵横交错交织;历史和世界是无穷无尽的。云和大地,心连心。太阳时期的生命智慧是天地与过去万物的约定,也是诗与美的相遇。”(前言)

“诗与美的相遇”不仅是太阳术语中的生命智慧本身,也是姚宏教授的美学表达:“当太阳穿过云层时,一根纤细的头发在红纸中飘动。远至傣族,远至新叶。每一次触摸都是山川的觉醒。每一击都有快乐。”(春天开始)

这就像中国山水画的写意,它来源于一年之初——“立春”。最初的几十个字就像几条跳跃的线,让我们清晰地感受到心中即将醒来的喜悦,就像等待花蕾绽放的喜悦:在回到春天的路上,一切都在积聚力量,积累色彩、营养和力量。因此,我们裹着棉袄的小身体也开始骚动起来——春天真的来到了我们的心里。

身体感知被唤醒,精神想象随之而来。

“冬天,这个音节似乎有一种空洞的回声‘咚——‘野果光落在空山上“咚咚”——门是在下雪的晚上锁上的咚咚咚——“小鼓在黄昏时演奏,琴弦在夜风中拨动……”“冬天的开始”)

“冬天在冬天,当我们一岁的时候,我们会说这个音节。一年级时,我们知道这个汉字。在过去几十年的冬天和春天里,我们从未有过如此美妙的联想:莫非,冬天是以祖先篝火狂欢中的鼓声命名的,还是用温暖的木头模仿的声音?”(初冬)这种思维的觉醒就像这个“咚”音节,敲打着越来越钝化的大脑。让我们重新对熟悉的事物感兴趣。当那些奇妙而新鲜的隐喻像水泡一样冒出来时,世界突然变得生动有趣。

我记得我年轻时读过小说,我最钦佩快乐的年轻人,新鲜的衣服和愤怒的马,他们在一天之内看到了长安所有的花。只有当一个人变老了,知道得更多了,他才能意识到生活中少有的事情之一是能够在新鲜的衣服和愤怒的马下平静地生活。姚红的语言和思想就像新衣服和愤怒的马。然而,他并不打算快乐地飞奔,而是牵着马在时间的长河中漫步。他俯视每一个“时间结”。他的思维触角延伸到世界上那些简单平凡的事情上,这让他心痛不已。

因为他的写作,我似乎听到了黑夜荒野中的一声巨响。

那是天地的心跳吗?(陈敏华)

北京快三

© Copyright 2018-2019 phsnnc.com 田水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